环球TIME客户端

联接中外,沟通世界

立即下载

廉德瑰:连任成功,安倍迎来下一个挑战

1537896000 环球时报

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尘埃落定,现任总裁安倍晋三以压倒多数战胜对手前干事长石破茂蝉联党魁,有望成为日本近代以来自内阁制建立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。安倍再次当选意味着在他率领下,自民党将继续“一党独大”局面,日本政局将持续在缺乏政党交替执政的前提下维持稳定,同时也意味着自民党最大派阀细田派将在麻生派、二阶派和岸田派支持下继续主导日本政治。因为安倍所属的细田派的源头是岸信介,所以他的再次当选也意味着自民党的右派路线将继续主导日本政治。

安倍连任后面临的课题是什么,日本又将向何处去,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安倍连任的主要原因是过去任期内外政策业绩明显,党内党外均无敌手。首先,政治结构的微调对自民党长期执政有利,也对安倍有利。1994年实行的小选举区和比例代表并立制度,有利于自民党在选区中挤掉其他政党的候选人,另外党内选举资金管理集中在总裁手中,也使党员不敢挑战总裁权力。

其次,安倍吸取第一次执政失败的教训,没有不分主次地提出结构改革、贫富差距对策、教育、安保、修宪等多项主张,而是先为修宪造舆论,并提出经济政策三支箭和安保政策,在经济政策取得成绩的背景下,推行安保政策更新,设立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,解禁了集体自卫权,通过了安保法案。这样在经济政策获得国民认可、安保政策获得美国称赞从而稳定了日美关系后,也就稳固了自己的政权基础。之后他又在2015年提出“一亿总活跃社会”和“劳动改革”,把民生问题提到议事日程,到2017年,日本就业总人数和赴日旅游人数均有大幅增加。

再者,安倍在外交上也有可圈点之处,日本与欧盟签署“经济合作协定”(EPA),这是日本多年来一直着力推行的对外经济政策。美国退出TPP后,安倍内阁继续维持“TPP11”并成功签署协议,使日本保住了面子和利益。正是这样的内外政策表现,加上成功笼络住党内实力派麻生太郎、二阶俊博和岸田文雄,成为安倍胜利的关键。

关于安倍连任后的课题,可以概括为内政问题如山,外交形势险峻。安倍必须继续关心国民生活的敏感问题,修改劳动政策,特别是解决老龄化问题,也就是退休人员的生活保障问题,包括他们的再就业、发挥有劳动能力退休人员的作用等。去年9月内阁召开“人生100年时代构想会议”,应对少子老龄化时代的重大而严峻的问题,今后安倍势必还会继续关注这一构想的实施进程。提高消费税税额,是自民党的基本政策,这是解决日本财政赤字的重要手段,这一政策已经一再推迟,因为它关系到安倍政权的支持率,尽管安倍承诺税收用来实施幼儿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学费免除,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,在第三任期,这一政策无疑要提到议事日程。特别是修宪问题是安倍的政治理念,也是自民党的建党初衷,安倍要实现这一目标,满足右派愿望,再次当选势必把这个问题纳入具体日程表里,至少要实现“加宪”目标,改动宪法,使自卫队合法化,给修宪派一个交代。

明年对于安倍来说还有几大重要政治事项需要处理,4月30日明仁天皇退位,5月1日皇太子德仁即位并将于10月举行登基大典,安倍进入其政治生涯顶峰,日本则进入新时代,开启新纪元。然而,明年也是日本参议院改选之年,虽然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丑闻已经淡化,但如果选举结果保不住三分之二议席,则修宪在国会的动议将成为泡影。还有日美关系对安倍来说不容乐观,特朗普对7万亿日元(约合600亿美元)对日贸易赤字抓住不放,声言要对日本加征汽车关税。美国是日本的盟国,日本重视两国的安保合作,但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必然损害安倍重振日本经济的目标,是继续让步还是抵抗到底,在外交上另寻出路,对安倍来说是个严峻挑战。

安倍属于自民党鹰派,并被媒体贴上了右派代表的标签,所以他的连任必然引起人们的联想,当然人们也必然对今后的中日关系走向给予关注。日本虽然是多党制,但属于保守阵营的自民党基本上一直处于执政地位,事实上该党在战后的重大历史关头也并未使日本倒退回战前的状态,该党的田中派曾抓住机遇一举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。福田派就是岸田派的继承派阀,尽管派内亲台政客较多,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无所作为,但后来福田赳夫曾说服了派内反对者,审时度势,签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。

安倍作为福田派的继承人,他第一次上台后不到一周就首访北京,实现了破冰之旅,改善了中日关系。虽然此一时彼一时,他第二次执政的强硬政策使不少人对他放弃了希望,据说与安倍同属细田派的前辈福田康夫曾质问过安倍:“你想把日本带入危险的境地吗?”然而,面对严峻的国内经济与社会问题,以及险峻的国际形势和外交困局,对于安倍来说,修宪未必是当务之急,最后以加宪了事的可能性极大。此次选举,安倍得到党内相对温和的派阀麻生派、二阶派和岸田派的支持,也得到了竹下派部分人的支持。麻生派的主体是河野派和松村派,二阶派是知华派,岸田派是大平派的继承派阀,竹下派是田中派的继承派阀。安倍谋求这些鸽派的支持,肯定会在政策上向他们妥协,而这些派阀也会给安倍一些理性建议。日本应不会在安倍最后的掌舵期间放弃和平主义逆流而行回到过去。与时俱进,互利合作,正视历史,面向未来才是正道。(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日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)

推荐阅读

打开环球TIME,发出你的声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