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下载

澳大利亚媒体:我们对中国的了解真的倒退了

环球时报柯林·马克拉斯,陈俊安译2023-03-18 06:57

澳大利亚“珍珠与刺激”网站3月17日文章,原题: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了解怎么会真的倒退!?  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发布由乔恩·莱恩等人撰写的《澳大利亚的中国知识能力》的详细报告。这是一份优秀的学术报告,但结论令人不安。它表明,过去几十年,澳大学在中国知识教育方面实际上倒退了。就在所谓的专家告诫做好未来对华开战的准备之际,那些了解中国事务的人警告,我们的表现令人失望——在变坏而非变好。

报告引用澳前驻华大使弗朗西斯·亚当森的话说,“对一个国家的深入了解可减少战略误判的风险——在日益动荡的世界中,战略误判是真正的危险”。她说得对,澳决策圈更需要这种思维。监督报告撰写的顾问组成员在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》上写道:“更深入了解中国,对于我们理解全球多极环境变化的能力至关重要。”事实上,一些政客容易对别的国家进行说教,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自认为具有道德优势。当我们陷入二元对立,就很容易忘记别人可能有不同的世界观、不同的关切和不同的优先事项。

报告说,澳高校产生大量多样化的关于中国的研究和知识,这是“成功的故事”。遗憾的是,堪培拉政府对国家安全的过度强调阻碍了一些完全合理、有益的联合研究。国家安全问题被滥用,在双方研究人员之间造成不必要的、有害的信任障碍。不妨列举一些倒退的例子。一些有关中国研究的课程曾经相当强,但如今严重萎缩,开设和入学率都在下降。以中国为重点的课程在数量和影响力上也在下降。笔者熟悉的几所大学都是这种情况。

澳大利亚的中国知识能力在2000年左右达到高峰,当时澳年轻的中国学者开始成熟。到2002年,随着一些最优秀的中国问题专家被挖走,这种势头开始下滑。与此同时,霍华德政府暂停对学校亚洲研究的资助。早期的热情和推动不复存在。我们过去几年看到的双边关系恶化,进一步影响了澳教育系统对中国的重视。

如今堪培拉满世界寻求针对中国的军事协议。笔者不反对阿尔巴尼斯与印度交朋友,但肯定反对他达成针对中国的安全协议——尤其是与拜登和苏纳克一起,购买针对中国的昂贵且完全不必要的核潜艇。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对中国的无知暴露无遗之际,绝对是种耻辱!(作者柯林·马克拉斯,陈俊安译)

推荐阅读

打开环球时报,一起看世界